Nikhil Ramburn 和 Sat Bir S. Khalsa 博士

多发性硬化症 (MS) 是一种具有不可预知病程的慢性疾病,其特征是中枢神经系统的炎症和神经退行性变,特别是脱髓鞘(大脑中的神经细胞被髓鞘包裹着,髓磷脂可以隔离和保护细胞,并有助于加速神经传递)。 这些过程会引起疼痛、肌肉痉挛、僵硬、痉挛和疲劳等症状。 压力是加剧脱髓鞘的加重因素。 这种疾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身体的免疫系统实际上对自身的细胞和组织起作用),其触发因素尚不清楚。 与大多数自身免疫性疾病一样,女性患者的发病率是男性患者的 2 至 3 倍。 MS 是美国 15 至 50 岁人群中第三大最常见的残疾原因。 这种残疾导致的过早发病率和生产力损失导致患者、家庭和医疗保健系统的重大经济负担。 个人的生活质量同样会因行动受限、慢性疼痛和社会认知受损而受到影响,而这些反过来往往会导致自我价值下降、焦虑和抑郁。 不幸的是,药物治疗效果有限,并伴有严重的副作用,如精神病、癫痫发作和脑损伤。 另一方面,传统心理治疗是 MS 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可以帮助患者减少慢性痛苦,同时改善心理社会功能。

为了管理慢性压力,一些患者实施了补充疗法,例如基于正念的干预 (MBI),这些疗法改善了生活质量、抑郁和疲劳。 在过去 30 年中,著名的基于正念的减压计划 (MBSR) 和其他 MBI 在管理慢性疾病的不同方面变得越来越流行。 尽管已发表的多发性硬化症 MBI 研究很少,但 2014 年基于 3 项具有良好方法学质量的研究(共有 183 名患者)的回顾表明心理健康和身体参数(如疲劳)有所改善。 正如在较低水平的应激激素皮质醇中观察到的那样,正念练习的有益效果可能与情绪失调和压力管理的减少有关。 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物理治疗可以改善活动和高依从性,以及减少患者疲劳。 然而,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运动对 MS 患者认知能力的影响。

瑜伽也可能被证明是 MS 的一种可行的补充疗法,因为它提供了身体活动和冥想的好处,还包括呼吸调节,众所周知,这是一种有用的疼痛管理策略。 此外,传统的瑜伽形式可以培养意识、洞察力和灵性,这可能会进一步帮助患者应对慢性疼痛。 事实上,瑜伽已被证明与有氧运动疗法一样有益,并且对于一些 MS 患者可能更实用,因为它是一种低影响的运动形式。 众所周知,瑜伽作为一种治疗性干预措施可以改善各种情况下的自我效能、心理健康和生活质量等结果,因此是 MS 患者可行的干预措施候选者,并已被评估为此类干预措施。

对 MS 瑜伽研究的第一次文献回顾和荟萃分析检查了 7 项随机对照试验 (RCT),共有 670 名患者。 这项 2014 年的审查由德国研究人员和伊朗马沙德医科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进行,揭示了瑜伽对疲劳和情绪结果的短期益处。 此外,与常规护理或运动治疗受试者相比,瑜伽组参与者报告的多发性硬化症恶化较少。 然而,目前的研究尚未强调瑜伽对更客观的医师评定结果的影响,例如 MS 患者的活动能力和认知功能,并且迄今为止的研究中存在潜在的方法学偏差。 尽管存在这些限制,但有令人鼓舞的证据表明,瑜伽在改善患者报告和医生评估结果方面与传统运动干预同样有效。

第一个 MS 瑜伽随机对照试验于 2014 年发表,对 69 名受试者进行为期 6 个月的瑜伽干预,这些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以下三组之一:瑜伽、运动或对照组。 每周 90 分钟的改良艾扬格瑜伽课程结合了姿势,包括墙壁和椅子的支撑,以解决患者的疲劳、痉挛和小脑功能障碍。 课程在课程中强调呼吸、放松和冥想,并强烈鼓励参与者坚持每天的家庭练习。 结果表明,瑜伽计划对疲劳的改善程度与传统运动相同,并且与运动的坚持程度相同。

最近在德国一家神经康复中心进行的一项试点研究评估了为期 3 周的综合瑜伽和物理治疗 (IYP) 计划对 11 名患者的影响。 参与者每周 5 天接受包括瑜伽身体姿势、调息和冥想以及物理治疗 (PT) 技术的干预,每天 5 小时。 研究人员注意到视觉反应时间以及抑郁和焦虑等心理健康结果有显着改善。 不幸的是,这项研究没有分别评估瑜伽和物理疗法的效果,并且受到样本量小和缺乏长期随访数据的限制。 2016 年发表的另一项研究报告了巴西坎皮纳斯体育学院开发的为期六个月的瑜伽课程的效果。 共有 12 名之前没有瑜伽经验的女性被分配到对照组或瑜伽训练组,她们每周接受 60 分钟的瑜伽课程。 研究人员报告说,只有瑜伽组的姿势平衡测量有显着改善。 重要的是,瑜伽干预的改善在残疾状态量表得分较高的患者中尤其明显,突出了其对这一人群的可行性。

总之,迄今为止的研究表明,瑜伽在缓解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症状方面具有很强的短期和中长期疗效,并且没有明显的不良副作用。 未来的研究应该评估免疫参数的变化,并调查瑜伽练习的哪些组成部分可能对改善患者的预后最有效。 此外,需要成本效益分析来帮助证明瑜伽对 MS 的实际临床实施的合理性,未来的研究还应解决小样本量和偏倚风险的限制。 此类未来的研究工作将提高我们对瑜伽在 MS 治疗中的潜在机制的了解,并允许瑜伽治疗师设计更有效的干预措施。

发表评论